">

您在这里:九州天下现金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地产大亨王健林:农民工市民化需要60万亿

发布时间:2014-01-06

“本次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思路,是鲜明的集约型、质量型、以人为本的思路。是要在城镇化战略规划出台前,向市场打招呼,把信号给足。”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华生在昨日举行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

“过去几十年的城镇化过程,产生了2亿农民工,他们占中国城市人口的近20%。除去这20%,中国实际城镇化率只有35%左右。要解决城镇化问题,这现有的2亿农民工是首要问题。到今天为止,农民工离乡未离土。因为他们在城市没有基本的保险和各类保障。有几千万农民工家庭是分居的,子女是留守的。(如果没有市民化)他们的孩子,我们闭着眼睛想,长大了还将是农民工。”华生表示。纵观亚洲过去数十年城镇化经验,日本、韩国等地是较好实现城镇化进程的国家和地区,其特点是农民真正融入了城市化的生活。

业内专家坦言,城镇化推进的繁杂性和艰巨性,与各群体利益问题密切相关。在一些大城市,现有的医疗、教育资源短期内无法覆盖更多外来人口。比如农民工子女能否在大城市参与高考?农民工能否有资格购买限价房等保障性住房?资源本就有限,分配制度的每一点微小改动,都可能引来不同利益群体的反弹。

“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地方的城镇化战略规划,搞出来的安居项目、医疗设施、教育设施,直接与大城市的水平相当,这其实是很不实际的。”一位城镇化问题专家表示。

王健林:农民工市民化需要60万亿

在昨日举行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新型城镇化成为热议焦点,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更是直言不讳:农民工市民化需要60万亿总成本,钱从哪来是个大问题。

在详细解读中央城镇化会议精神后,参加本次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的各路嘉宾普遍认为,相比于过去人为造城、动辄大搞土地开发为标志的城镇化,未来十年的城镇化道路,将真正挑战“把农民平稳过渡成市民”的巨大课题。在这个课题中,有些问题已经理清,比如土地资源的集约利用、比如户籍制度的分类控制,比如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城镇化建设等等。也有一些问题仍在研究和讨论中,比如地方政府如何筹措巨大的城镇化基础建设资金、公共服务配套的资金?农民进城后的养老、医疗保险、保障房申请资格、子女就学等问题如何解决?

根据王健林的估算,目前中国有近2亿已经入住城市的农民工,他们将是这一轮城镇化过程中率先要市民化的群体。如果按每个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30万元计算(包括各类保险、医疗卫生、学校等公共资源的配置等),共需要60万亿的总成本。

“这60万亿到底从哪里来?还从土地中来吗?如果用土地出让金来支持60万亿,估计几年后,中国可出让的土地资源也就没啥了。”王健林指出。而据国家开发银行预计,未来三年我国城镇化投融资资金需求量将达25万亿元。

此外,对于未来中国城镇化进程,业内最为担心的仍然是公共服务配套资源如何分配的问题。“在城镇化过程中,有些事是来钱的,比如卖地,有些事是要花钱的,比如公共服务与社会保障。而地方政府明显更乐于推进来钱的事。但是,如果花钱的事不下力气解决,也许十年后,我们还在坐而论道地谈城镇化问题。”一位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的参会嘉宾向记者表示。

屈小博:常住人口市民化为城镇化首要任务

1213闭幕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明确要求,要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提高城镇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对此,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屈小博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指出,这对实现真正意义的“人的城镇化”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作用。

屈小博指出,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是实现真正稳定城镇化的基础。农村劳动力及其家属向城市流动就业和居住,推动了中国整体的城镇化水平。按照统计定义,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居住超过6个月,就成为城市常住人口,但这只是在统计意义上推动了中国的城镇化,即城市临时性就业人口的扩张而非城市户籍人口的增长。这一状况也就造成了中国目前城市化水平已经突破了50%,但具有本地城市户籍的城市化水平尚不足35%

“这是不稳定的城市化状态。”屈小博为此特别强调,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就是推进实现稳定的城镇化,也就是推进具有本地城市户籍的城市化水平。他还指出,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这是正确和符合实际情况的安排。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2年全国外出农民工超过1.63亿人,其中,住户中外出农民工近1.3亿人,举家外出农民工3375万人。

屈小博说,“这三千多万的举家外出农民工就是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他们的就业、生活已经完全在城市,欠缺的就是市民身份和城镇户籍人口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是首先应当实现市民化的群体。”

不过,屈小博也强调说,考虑到人口规模、公共资源和财政负担等约束,有序实现市民化,地区差异化政策是必要的。

事实上,这一点在户籍政策上已经得以体现。此次会议再次明确未来户籍改革思路,“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针对如何有序实现市民化,屈小博建议说,必须要打破现有的行政区域分割,以城市的实际市民化改革负担能力为基本依据,逐步有序推进城镇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和福利的均等化,遵循“全国同步推进、兼顾地区差异”的改革思路和方案,保障市民化成本在地区和城市间的合理分摊,若市民化标准差异太大,容易引发人口无序流动,阻碍户籍人口城镇化的平稳推进。

返回列表

上一篇:做世界的房东:中国房企海外淘金热
下一篇:中国推动工程项目资质国内外互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